推广 热搜: 学习方法  各学科学习方法  学科学习方法  脑力开发  演讲与口才  小学学习方法  记忆力  初中学习方法  资讯  英语 

论新型航天器进步对力学学科的挑战论文

   日期:2021-06-22     来源:www.zhixueshuo.com    作者:智学网    浏览:756    评论:0    
核心提示:  航天器:又称空间飞行器、太空飞行器。根据天体力学的规律在太空运行,实行探索、开发、借助太空和天体等特定任务的各类飞行

  航天器:又称空间飞行器、太空飞行器。根据天体力学的规律在太空运行,实行探索、开发、借助太空和天体等特定任务的各类飞行器。到今天,航天器基本上都在太阳系内运行。美国1972年3月发射的“先驱者10号”探测器,在1986年十月越过冥王星的平均轨道,成为第一个飞出太阳系的航天器。以下是学习啦我们今天为大伙精心筹备的:论新型航天器进步对力学学科的挑战有关论文。内容仅供参考,欢迎阅读!

  论新型航天器进步对力学学科的挑战全文如下:

  回顾人类追求飞天梦想的进步历程, 航天科技与力学相互依靠、相互促进、相辅相成. 一方面, 航天科技的进步, 如航天器的设计、研制、试验、发射、飞行和返回全过程均涉及到各类力学问题, 很大地促进了有关力学学科理论和办法的进步; 另一方面,力学是支撑航天技术进步的要紧基础学科, 伴随研究方法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增强、范围加宽、办法健全,为海量航天工程技术问题的解决、航天科技的迅速进步做出了要紧贡献. 航天科技与力学学科的这种相互支撑关系, 不只体目前一大量广为人知的伟大力学家, 如开普勒、牛顿、齐奥尔科夫斯基、钱学森等,所进步的力学理论为航天科技的进步奠定了理论基础, 而且航天科技的进步又进一步推进了固体力学、流体力学、计算力学、试验力学及其交叉学科的进步与进步. 事实上, 航天范围所获得举世瞩目的里程碑式收获, 如V2 火箭、地球卫星、航天飞机、登月航天器、空间站等, 无不明显地体现出力学助推航天进步、航天进步牵引力学进步.

  进入21 世纪以来, 为更好地实行深空探测、载人航天、天地往返和卫星应用等任务, 国内外提出和进步了一系列有别于传统的新型航天器定义和技术.这种新型航天器所面临的服役环境更为苛刻, 需要的结构效率和靠谱性更高, 抵抗极端空间环境的能力更强, 姿态和型面控制精度更精确, 且最大可能满足长寿命和低本钱需要, 从而给结构动力学、高温固体力学、高超声速空气动力学、计算力学、多学科交叉等范围带来新的应用挑战. 只有突破和解决这部分问题, 才能适应新年代航天器的进步特征与趋势, 进一步通过自主革新的方法研制和进步新型航天器.

  1 新型航天器技术特征与研制难题

  伴随航天科技的迅速进步, 为满足愈加多样化的任务需要, 一系列新型航天器应运而生. 这部分新型航天器或者是基于现有航天器技术演变, 或者是一种全新的设计定义. 本文重点对重型运载火箭、大型变结构空间飞行器、可重复用运载器及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4 类典型新型航天器进行讲解.

  1.1 重型运载火箭

  为了满足将来深空探测、载人登月/登陆火星等重大工程的需要, 世界主要航天国家争相进步LEO运载能力达百吨级以上的重型运载火箭. 与常用运载火箭相比, 以航天系统为代表的重型运载火箭在充分继承现有技术的基础上, 具备如下特征:

   结构尺寸大. 常用运载火箭的芯级直径通常在3~5 m, 总长30~60 m; 而重型火箭的芯级直径在10 m左右, 总长在百米左右.

   起飞重量大. 常用运载火箭的起飞重量一般在几百吨, 起飞推力也是数百吨; 而重型运载火箭的起飞重量大多在2000 吨以上, 起飞推力则在2500 吨以上. 力学环境复杂. 重型运载火箭由气动载荷、过载、噪声、振动、冲击形成的综合载荷量级有较大提高, 通常情况下是常用运载火箭的1.5~2 倍.

  重型运载火箭因为具备上述技术特征, 因此在工程研制中将面临一系列技术难点, 主要表目前:

   载荷路径传递规划难. 因为重型运载火箭水平规模大、飞行静态载荷高, 因此发动机的大推力需通过合理规划载荷路径, 以达成不同结构部段之间的有效传递, 并使机架、尾段和捆绑连接点等应力集中地方的应力得到有效扩散.

   结构轻量化设计难. 重型运载火箭要达成百吨级的运载能力, 需要在高载荷用途的条件下, 通过选择与应用轻质材料和结构优化设计, 解决大尺寸铝锂合金、复合材料的设计和生产难点, 以达成结构水平的减少、运载效率的提高.

   力学特质剖析与试验验证难. 因为重型运载火箭结构尺寸大, 建设与之相匹配的大型地应聘验设施资金投入规模大、技术困难程度高、综合效益低, 因此需要解决大型复杂结构力学特质剖析和使用部段级试验达成整箭模态参数等技术难点, 以达成重型运载火箭力学特质的精确剖析和试验验证的有效性.

   大型结构刚-柔-液耦合剖析难. 因为重型运载火箭尺寸大、燃料多、载荷高, 在飞行过程中箭体将经受复杂的力学环境用途, 需要解决刚-柔-液耦合特质剖析难点, 为箭体姿态控制、级间离别、整流罩离别等重要过程提供准确的动力学特质参数.

  1.2 大型空间飞行器

  伴随探索空间和借助空间的不断深入, 世界主要航天国家对具备高性能、高功能结构的多舱段式空间站、大容量通信卫星、高指向精度和高稳定度的遥感卫星等新型大型空间飞行器的研制需要愈加迫切. 与现有空间飞行器相比, 这种新型大型空间飞行器具备如下特征:

   尺寸庞大. 现在空间飞行器展宽通常低于40 m, 附件的直径尺寸基本在30 m以内; 而新型大型空间飞行器的展宽大多达到50 m以上, 附件的直径尺寸有些高达百米, 极端状况可达千米级, 譬如空间太阳能电站的跨度达到10 km.

   构型复杂. 新型空间飞行器总是由多舱段对接, 或多柔性模块组装构成, 且带有大型机械臂、可展开天线等具备相对运动特质的多个大型柔性附件,同时兼顾在轨组装、在轨修理、在轨操作等任务, 致使航天器成为变构型、变参数的大型甚至超大型空间复杂组合体结构.

   刚-柔-液强耦合. 相对于现有空间飞行器的构型而言, 新型大型空间飞行器因为带有柔性太阳电池阵、可展开天线等大型柔性附件与多个大型贮箱, 刚-柔-液的相互用途将成为航天器总体设计和控制系统设计的要紧影响原因.

   精度和稳定度需要高. 以等效口径达到6.5 m的詹姆斯middot;韦伯太空望远镜、波束达到500 个甚至更多的通信卫星及使用宽带通信载荷、大型可展开网状天线的移动通信卫星等为代表的新型空间飞行器, 其性能指标较现有空间飞行器而言总是高出1 个数目级以上, 譬如大型天线型面精度需要达到毫米级, 指向精度达到0.01deg;, 姿态稳定度达到毫角秒级.

   工作环境愈加苛刻. 大型空间飞行器在轨工作寿命需要更长, 并将长期经受高真空、高低温等空间环境与太阳光压、温度冲击、轨道机动等多种在轨干扰原因影响, 工作环境较现有航天器愈加苛刻.

  新型空间飞行器因为上述技术特征, 在工程中将面临如下主要技术难点:

   总体设计难. 因为尺寸庞大、构型复杂、带有多个大型柔性附件, 新型空间飞行器的总体设计,需要考虑各种大型部组件安装布局、微振动抑制并兼顾各种用需要, 以达成构型、布局满足发射状况下的最大包络和环境条件.

   构型与形状控制难. 因为结构尺寸庞大、构型复杂、刚-柔-液强耦合, 且具备变构型、变参数与高精度高稳定度需要, 新型空间飞行器需要解决组合体控制和大型复杂柔性附件展收和型面控制等技术难点.

   试验验证难. 因为新型空间飞行器结构尺寸大, 建设与之相匹配的大型地应聘验设施总是资金投入规模大、技术困难程度高、综合效益低, 因此需要解决仿真剖析、部组件级试验替代整体试验和借助在轨参数辨识进行模型修正等技术难点, 以达成大型空间飞行器力学特质的精确剖析和试验验证的有效性与充分性.

  1.3 可重复用运载器

  伴随航天技术进步和低本钱航天运输的迫切需要, 在一次性运载器基础上进步“迅速、便宜、靠谱”进出空间并可多次重复用的运载器, 是目前及将来国内外运载器进步的要紧方向之1、 与一次性运载器相比, 可重复用运载器具备如下典型特征:

   兼具运载器和航空器的双重特征. 可重复用运载器充分吸纳了一次性运载器和航空器的部分功能特征, 既可作为航天运输工具以迅速穿越大方层发射航天器, 也可作为高超声速投送平台达成迅速远程/全球打击, 还可像航空器一样返回地面,达成天地往返、多次重复用. 这种重复用运载器典型代表有XS-1 和X-37B.

   跨速域、跨空域. 可重复用运载器不只跨越亚声速、跨声速、超声速和高超声速等速域, 而且覆盖航空空域、临近空间和轨道空间等空域, 飞行工作环境多样, 气动力热特质复杂.

   承载特质复杂. 一次性运载火箭以承受轴向载荷为主, 而重复用运载器不只在上升段要承受与一次性运载器相同的载荷环境, 而且在返回段要承受法向受力为主的力学环境, 结构承载特质复杂.可重复用运载器的上述技术特征, 使得其在工程研制中面临如下主要技术难点:

   气动布局设计难. 因为重复用运载器气动布局并须兼顾低空和高空两种气动性能和飞行模式,尤其是在高超声速条件下真实气体、热化学非平衡、稀薄气体等效应突出, 气动布局设计要考虑的限制原因海量, 因此要同时满足多种约束条件的气动布局设计很不简单.

   热防护结构设计难. 可重复用运载器最高飞行马赫数超越25, 强大的气动加热使机体表面温度急剧增高, 机头锥、翼前缘表面最高温度超越1700℃, 机身迎风面的温度也在1100~1500℃左右,高温持续时间可长达1500~2000 s. 因此需要解决高温长时非烧蚀热防护、大热载条件下高效隔热、高温高靠谱连接与动/静热密封等设计难点.

   全程耦合控制难. 可重复用运载器的飞行攻角包络大, 压心变化范围宽, 面对称外形致使滚动与偏航通道存在强耦合和副翼操纵反效, 与高超声速段上下表面的压强差别大, 因此需要解决俯仰通道配平、通道耦合和舵偏非线性特质控制等难点.

   复杂流动状况验证难. 可重复用运载器在飞行过程中将经历亚声速、跨声速、超声速和高超声速4 种速域范围, 因为不同速域下的流动状况特征不同、影响不同, 因此怎么样模拟黏性干扰效应和壁面催化效应、边界层转捩、激波/激波干扰、激波/边界层干扰、非定常流动与气动弹性和气动伺服弹性, 并进行准确性验证, 是目前工程设计中的一大难点.

   一体化力热耦合设计难. 可重复用运载器,特别是带有大尺寸热结构控制翼的运载器, 总是使用防热/结构一体化设计, 在再入过程中将经受苛刻的气动热环境与力学环境, 因此热结构部件高温强度/刚度、热/振动、热/气动弹性等力热耦合剖析与环境适应性验证, 是目前工程研制中需要解决的重要难点.

论新型航天器发展对力学学科的挑战论文

  1.4 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

  以全球迅速到达为主要目的的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 主要性能特点为: 飞行马赫数3~10, 在临近空间内的飞行时间为几百至上千秒、飞行距离几百至上万千米、飞行高度20~100 km. 现在, 此类飞行器可分为两类: 一类是吸气式动力巡航高超声速飞行器, 以美国Hyper-X计划中X-43 系列飞行器[28~32]和HyTech计划中用的X-51系列飞行器为代表; 另一类是无动力滑翔式高超声速飞行器, 以美国FALCON计划中的HTV系列飞行器为代表. 部分典型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如图7 所示. 这种飞行器的主要技术特征包括:

   高升阻比气动布局. 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具备速度高、速域宽、巡航高度高、航程长等特征,因此需要选取宽速域的高升阻比的气动外形, 容易见到的外形如升力体、翼身融合体、乘波体等.

   气动热环境严酷. 此类飞行器需要在大方层中长期高速飞行, 飞行器表面与大方将产生剧烈摩擦, 累积的热载荷不断增加, 局部温度甚至超越2000℃, 由此带来的热防护需要极高.

   吸气式高超声速推进. 动力巡航高超声速飞行器常常使用吸气式推进的动力系统, 这种动力系统无需像火箭那样自己携带氧化剂, 可以直接从大方中吸取氧气, 具备经济性好、重量轻等优点. 目前使用较多的吸气式高超声速推进技术主要包括超燃冲压发动机技术和组合动力技术.

  具备上述技术特征的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在工程研制中主要面临如下技术难点:

   宽速域高升阻比外形设计难. 因为此类飞行器需要使用高升阻比气动布局, 而常规的气动外形设计在高超声速条件下难以突破升阻比的屏障, 加之高速大空域的飞行环境会给飞行器带来很复杂、严峻的气动力/热问题, 因此怎么样高效准确地预测与评估高超声速飞行器在高速大空域环境下的气动力/热性能, 成为高升阻比气动布局设计面临的要紧难点.

   热防护设计难. 因为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具备高升阻比的复杂外形, 气动热环境严酷, 因此需要对热环境进行精确预测, 并在此基础上使用精细的非烧蚀热防护技术以保持飞行过程中的高升阻比外形不变, 这就需要从防热材料、防热机理和结构设计上进行深入的探索.

   吸气式推进系统设计难. 超燃冲压发动机是目前吸气式推进动力系统的研究热门, 因为超声速条件下的点火被喻为是“在飓风中点火柴”, 燃烧室中的超声速燃烧过程也极其复杂, 因此认识和探索其现象和机理是超燃冲压发动机设计中最具挑战性的问题. 另外, 推进系统还需要与机身进行一体化设计, 这又为总体设计带来了困难.

  2 新型航天器需要重点关注的挑战性力学问题

  鉴于上述4 类新型航天器的技术特征和工程研制面临的工程难点, 从力学研究的角度出发, 可以概括出但不局限为以下4 大类10 个亟需在力学学科方面展开攻关的挑战性问题.

  2.1 动力学与控制

  动力学与控制是新型航天器研制过程中的基础支撑学科. 新型航天器因为总体设计、控制精度、所处空间环境的需要不同, 致使其研制过程中出现一系列新的动力学与控制问题.

   大型复杂结构动力学建模与仿真问题. 伴随航天任务的复杂性愈加高, 航天器结构也向着大型复杂化进步. 以带大型桁架式网面天线为代表的新型航天器为例, 其总体设计总是包含很多铰链和绳索等非线性结构, 而工程研制方面通常都针对该类结构进行简化处置, 但铰链间隙等非线性原因对部件展开过程和展开锁定后的动力学特质都存在要紧影响, 同时也是致使天线在轨问题的要紧潜在原因, 虽然现在对于该类问题进行了很多的仿真, 但离工程实质需要还有较大差距.

  因此, 基于上述新型航天器的技术特征和研制难题问题, 大型复杂结构动力学建模与仿真问题主要涉及几何和接触非线性理论机理、非线性结构力学模型建模办法、接触非线性结构机热一体化建模办法、工程适用的非线性结构多体展开动力学预示办法、_刚柔耦合结构动力学精确建模办法和星箭耦合动力学建模办法等方面的问题. 这部分问题的存在, 对力学在机理、模化办法、工程实用化剖析等方面的研究带来巨大的挑战性.

   器箭耦合力学环境剖析和预示问题. 大型空间飞行器和重型运载火箭, 因为使用新的构型和结构参数, 致使整体系统体结构传递特质发生重大变化, 且系统级动力学特质复杂, 特别对于大型空间飞行器和重型运载火箭及其组合体而言, 纵、横、扭模态耦合现象突出, 增加了新型航天器结构振动传递剖析与有效载荷界面环境预示的困难程度. 同时, 器箭在发射段承受着恶劣的振动与噪声等力学环境.这部分力学环境剖析与预示的准确与否直接关系到这部分新型空间飞行器和重型运载火箭总体设计的优劣.目前, 国内外虽然已经在中低频段拓展了很多的研究工作, 但对于全频段的环境预示问题, 仍然是研究热门问题之1、因此, 结合新型航天器的具体设计难题, 器箭耦合力学环境剖析和预示问题包含如下主要力学问题:火箭发动机的振动和噪声量级及其产生与传播机理、集中力扩散结构的传力路径优化办法、大型有效载荷界面低频振动环境预示办法与大型整流罩噪声环境预示等. 该类问题的存在, 给使用新构型和结构参数的新型航天器带来了产生机理、仿真办法等方面研究的挑战.

  2.2 固体力学

  固体力学作为一门应用基础学科, 在新型航天器设计中起到至关要紧的基础用途. 在本文所述的4类航天器中, 因为结构形式、飞行器剖面的不同, 给固体力学学科带来如下挑战性问题:

   复合材料结构设计问题. 复合材料因为具备强度高、刚度大、重量轻并有抗疲劳、减振、耐高温、可设计等特征, 因此除具备承载性能外还用于达成吸波、透波、耐热、防热、隔热等其他功能. 目前,小尺度、构型容易的复合材料结构, 已经广泛应用于运载火箭、卫星等航天器部段级设计过程中, 从而满足结构的高承载需要. 但因为重型运载火箭和大型空间飞行器需要大尺寸、轻质复合材料结构, 而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和可重复用运载器需要大面积防热、结构承力一体化的复合材料结构, 因此,这种复合材料结构从机理到工程研制均需进行多方面的研究.

  要解决这种复合材料结构设计问题, 亟需在力学方面拓展大尺寸复合材料结构带来的尺寸效应机理研究, 复合材料等效力学模型研究, 多功能结构一体化设计办法研究等.

   力热耦合问题. 可重复用运载器和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 因为具备跨速域、跨空域等特征, 因此在飞行过程中将经受气动热、气动力、振动、噪声、过载、冲击等严酷的力热耦合环境的考验. 这部分环境不只会引起材料产生热应力, 改变结构的有效刚度等参数, 而且会引起飞行器结构产生薄膜应力、大变形、热屈曲等, 使结构动态响应表现出强非线性特点. 因为常规线弹性理论非常难适用, 因此, 力热耦合问题已经成为制约这种飞行器气动布局设计和热防护设计的瓶颈.

  这种力热耦合问题是典型的高温固体力学问题,从力学角度需要重点拓展研究的问题主要包括: 高温环境下结构模态演化规律研究、力热复合载荷用途下结构动响应研究、力热复合载荷用途下结构损伤演化与疲劳寿命预示及力热复合环境综合试验验证办法等.

  2.3 空气动力学

  可重复用运载器和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具备气动外形复杂、飞行速度高等特征, 在研制过程中面临如下有挑战性的空气动力学问题:

   物理化学效应影响下的流动机理与模拟问题. 这种新型航天器在大方中进行高超声速飞行时,不只在飞行器表面会产生由真实气体、壁面滑移等很多物理化学效应致使的复杂流动, 而且在吸气式发动机内部还存在超声速燃烧的化学反应流动现象.这部分物理化学效应主要涉及如热化学非平衡、超声速燃烧反应、等离子体鞘套等流动问题. 现在, 针对此类问题的机理认识及模拟方法都相当有限, 这为这种新型航天器的总体设计和精确控制带来很多困难.

  要解决这种物理化学效应影响下的流动机理与模拟问题, 需要从力学角度重点拓展流动机理研究,燃烧动力学、有限速率化学反应、滑移边界等模型研究, 数值模拟和风洞试验办法研究等.

   复杂流动的精细模拟问题. 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因为整体或局部的外形复杂, 在飞行过程中存在激波/边界层干扰、可压缩湍流等高超声速复杂流动现象. 为保证飞行器的结构、材料、动力等有关系统的正确设计, 需要对复杂流动引起的气动力/热特质进行精细化研究. 但, 因为机理复杂、特点尺度小, 这部分流动的精细模拟很不简单, 从而给这种新型航天器的气动布局设计、热防护设计带来了挑战.

  要解决这种复杂流动的精细模拟问题, 需要从力学角度重点拓展复杂流动的机理研究, 高超声速转捩和湍流模型研究, 激波/激波干扰、激波/边界层干扰、流动离别等复杂流动的精细数值模拟与风洞试验办法研究, 与必要的飞行试验验证.

  2.4 力学交叉学科问题

  航天器的研制过程涉及到动力学与控制、固体力学、流体力学、计算力学、实验力学等多个力学学科之间的耦合交叉应用; 而新型航天器的研制, 因为构型复杂、刚-柔-液耦合特质突出、空间环境愈加苛刻等特征, 给力学交叉学科带来如下挑战性问题:

   非线性刚-柔-液耦合动力学剖析问题. 重型运载火箭与大型空间飞行器, 因为具备结构尺寸大、构型复杂且使用串/并联布局的多个大型全管理储箱等, 同时推进剂消耗致使航天器结构重量持续降低, 太阳翼和天线等外伸附件在轨展开过程中整星结构和构型也将持续变化, 致使航天器的刚-柔-液耦合特质突出. 而现有些研究以理论办法为主, 难以反映航天器的真实特质且没办法满足航天器总体设计和控制系统的高精度需要.

  要解决这种非线性刚-柔-液耦合动力学剖析问题, 需要重点拓展刚-柔-液耦合机理、刚-柔-液耦合动力学建模、非线性晃动动力学模型、非线性晃动与振动特质性能评估办法与试验验证办法等研究.

   大型变结构组合体建模、辨识和振动抑制问题. 大型空间飞行器因为构型庞大、在轨组装和操控, 是一个典型的变结构、变构型、变参数组合体.在轨运行中液体晃动、柔性振动、航天员活动、带载与空载机械臂的大范围运动等多种扰动, 同时舱段扩展、大型实验载荷增减等任务, 使组合体呈现时变的动力学特质, 其动力学与控制存在强耦合. 因此,为准确获得在轨精确控制模型, 大型变结构组合体建模、辨识和振动抑制是这种大型空间飞行器总体和控制系统设计需要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要解决这种大型变结构组合体建模、辨识和振动抑制问题, 需要重点拓展大型变结构组合体动力学建模与剖析办法、柔性多体动力学建模办法、变结构组合体动力学模型参数在轨辨识办法、大型柔性附件振动抑制办法等研究.

   气动弹性与气动伺服弹性结构耦合动力学问题. 可重复用运载器和临近空间高超声速飞行器, 因为经历不一样的空域与速域, 且在大方层中长期飞行, 因此总体设计通常使用细长体或翼身融合体气动布局, 并广泛运用轻质材料与大型薄壁结构,同时控制舵面多, 从而带来一系列气动弹性与气动伺服弹性问题. 特别因为刚柔耦合问题突出, 其气动加热环境下的气动弹性与气动伺服弹性结构耦合动力学问题更为复杂, 已成为这种新型航天器总体设计和控制系统设计不可逾越的重要问题. 要解决这种气动弹性与气动伺服弹性结构耦合动力学问题, 需要重点拓展高超声速非定常气动力计算理论与计算办法、热气动弹性和气动热伺服弹性的机理和建模办法、结构静/动态特质对飞行器性能的影响剖析等研究.

   微振动性能剖析与抑制问题. 大型空间飞行器因为活动部件多、姿态稳定度和指向精度需要高, 对其产生一系列幅值较小、频率较高的微振动成为总体设计中一项重要性的影响原因. 虽然国内外已经在反用途轮、热致微振动等方面拓展多项研究,但因为微振动是典型的力学交叉学科问题, 其响应剖析与抑制研究极具革新性和挑战性, 现在仍是国内外研究的热门问题之1、

  要解决这种微振动性能评估与抑制问题, 需要重点拓展微振动源的产生及传递机理、微振动耦合动力学模型、微振动响应测量办法和微振动抑制办法等研究.

  3 结束语

  综上所述, 目前及将来功能性更强、复杂性更高、个性化更突出的新型航天器, 具备结构大型化、构形复杂化、服役环境极端化、多原因耦合化等标志性的特征. 但因为现有力学方法的局限性和模拟真实环境的困难, 对力学学科解决工程问题提出新的挑战. 这部分挑战性问题既有要解决的机理问题、办法问题, 也有要解决的工程应用问题. 因此, 需要将新型航天器工程方面的需要与力学学科的进步紧密联系起来, 达成工程与科学的相互结合、相互促进, 从而给航天工程提供理论支持, 提高使用力学入门知识解决工程问题的能力.

  为促进航天科技与力学学科的进步, 建议: 充分发挥各工程单位、科研院所与高校的协同革新用途, 形成以工程需要为牵引、力学作为基础支持的相互支撑进步模式, 重视革新性研究, 特别看重地应聘验与模拟试验、自主性剖析软件的开发与用问题. 重点结合重大专项计划, 针对工程重要技术问题、基础性问题, 拓展有关航天工程有关力学学科重要技术的研究与攻关, 并对于力学多学科耦合交叉问题给予重点关注, 以提高国内新型航天器的研制水平和革新能力. 加大国内外交流和人才培养,提高航天工程人才队伍水平和解决航天器工程力学问题的能力.

  本文是在香山科掌握议第508 次学术讨论会“新型航天器中的力学问题”的大会主题评述报告基础上撰写完成. 需要说明的是, 新型航天器中的力学问题其实有不少, 且因为新型航天器的进步将呈现更多的样式和复杂性, 因此带来的挑战性力学问题也将日趋复杂和多样, 需要持续不断加大对其研制难题的剖析和力学问题的认知. 本文提到的问题, 只不过从工程实质需要出发梳理出的需要解决的最重要的“拦路虎”.更详细的问题和剖析, 留给中心议题和专题去描述.同时, 鉴于本人的认知, 文中所述仅代表作者个人看法, 一定存在不全方位和不当之处, 欢迎批评指正.

【论新型航天器进步对力学学科的挑战】有关文章:

1.衰落与蜕变 百年中国民间美术态势考虑论文

 
打赏
 
更多>大智教育相关文章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大智教育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智学网-大智教育,好的学习方法与技巧指导,我要自学网站